跟着战舰去扫雷

跟着战舰去扫雷

时间:2021-01-09 17:36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
某海域,水雷爆炸瞬间海面腾起巨大水柱。黎 宇摄

  跟着战舰去扫雷

  本报记者 程 雪 通讯员 徐永耿 范惜钰 黎 宇 不经历风浪,哪有水兵的成长

  蜷成一团捂着胃,记者缩在床铺一角,头顶灯光在眼前闪烁。这一刻,记者意识到,自己高估了自身的抗晕船能力。

  这是记者随海军扫雷舰昆山舰出海的第一个夜晚。舰上舱室有限,教导员葛和勇将他的宿舍腾给了第一次随舰出海的记者。

  早上7点半,昆山舰缓缓驶离码头,水兵们开始了忙碌而有序的海上工作。

  驾驶室里,航海兵王浩岩站在左舷,紧盯前方海域,搜索渔网和不明漂浮物的踪迹。

  “看过电影《红海行动》吗?电影里,海盗就是用渔网缠住螺旋桨逼停船舶。”这名18岁的士兵腼腆地对记者说。

  离开码头后,信号兵申阳阳升完旗,回到驾驶室的战位上,开始在心里默记报文术语。刚上舰传报文时,他非常紧张,要靠班长朱勤帮带,才能顺利完成任务。

  此次训练,申阳阳负责将指挥员的口令转化为专业术语,快速传递给其他舰艇。

  司务长吴亚军望着刚运上舰的蔬菜,满心欢喜:“在岸上时,我刚从抖音上学了道网红新菜——雪碧拌面。这次一定要做给大家尝尝!”

  站在后甲板上,远处岸上的建筑逐渐变小。军舰行至长江口,风浪大了起来,船也开始摆动得厉害。

  记者不敢继续在甲板上停留,站起身,小心翼翼地挪到了船舱里。

  午饭时,餐厅里水兵们鱼贯而入,饭菜香气四处飘溢。望着满桌的饭菜,记者毫无食欲,晕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  坐了一会儿,记者实在坚持不下去,提前回到船舱,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扫雷舰随着海浪节奏晃来晃去,记者的胃从翻江倒海变得阵阵刺痛。此刻,出发前专门准备的各种晕船贴、晕船药都成了摆设。

  长江口远处的岸上,是上海迪士尼游乐园。那里,有很多游客正排队等待体验一个惊险刺激的项目——海盗船。坐上海盗船,能让人一瞬间摇晃到飞起。

  游乐场一般会规定,游客每次乘坐海盗船的时间只有两三分钟。以前不理解,为什么时间这么短。跟着战舰出海扫雷,记者终于体会到,对一个正常人来说,那种晃动一直持续下来,不是刺激,是折磨。

  此刻,“生无可恋”的记者想到刚刚餐桌上“谈笑风生”的水兵们,心里不禁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:他们不晕吗?他们又是怎么克服的?

  迷迷糊糊一晚,记者在床上翻来覆去。

  第二天,在后甲板上,记者遇到了猎雷兵叶明。

  下士叶明,是个长相憨厚的湖北汉子。看到记者晕船难受的样子,他说:“你比我刚上舰的时候强多了。”

  “不动就晕,一动更晕。”3年前,叶明入伍分到海军昆山舰。第一次参加海上训练任务,晕船的感受让他此生难忘——

  “额头冒虚汗,双腿微颤,胃部的压力急剧上升到喉咙,胃里的食物从口腔里猛喷出来,大脑瞬间一片空白……”

  每次吐完后,胃液灼烧口腔的感觉让叶明疼痛难忍,“吐完了食物和水,就只能吐胆汁了。”

  那段时间,为了不影响工作,叶明随身携带垃圾袋,一感到头晕想吐,就把头扎进塑料袋里吐一会儿。吐完了,他继续返回战位。

  晕船,是每名水兵必须征服的挑战。“现在碰到大风浪,我也晕。只不过晕得次数多了,就习惯了。”叶明说,“不经历风浪,哪有水兵的成长?!”

  这一刻,记者明白,舰上官兵克服晕船的良药,并不是他们口中云淡风轻的那句“习惯了”,而是无比顽强的意志力。

  枪帆班长王华海喜欢写诗。曾经,他将晕船感受诉诸笔端;现在,他更喜欢用文字表达每一次战胜困难的必胜信心。

  这天,王华海在笔记本中写道:“天已破晓向北飞,战风斗涌浪尖舞……”

  沉默的水兵,勇敢的航程

  军舰航行至猎雷指定海域时,记者已经可以同水兵们一起在餐厅吃饭了。

  舰上餐厅空间小,吃饭要分成几批。水兵们狼吞虎咽吃得很快。

  晚饭后,站在前甲板上,轻柔的海风携带着湿漉漉的气息,吹在记者脸上。夕阳染红了大片海域,天空不时有海鸟飞过,在军舰上空盘旋。

  沿着舷梯来到后甲板,记者看到,王华海正蹲在那儿,一手端着餐盘,一手拿着筷子大口扒拉着饭。大口吞咽米饭的空当,他的双眼望向大海深处。

  这是一种记者从没见过的眼神——那么平静,就像眼前这一大片安静的海水。

  这样平静的眼神,舰上很多水兵都有。

  身处快节奏的现代社会,人们往往变得浮躁,年轻人眼里更常常充满不安和焦虑。

  同样的年纪,为何扫雷舰上的水兵不一样?

  实猎某型战雷那天,站在驾驶室右舷窗前,记者找到了答案——

  猎雷班长陈琳将手雷扔进水中,引爆灭雷炸弹,消灭水雷。不一会儿,伴随一声巨响,海面上腾起高高的水柱。

  水雷爆炸瞬间,冲击波袭来,整艘军舰都能感受到强烈的震动。冲击波沿着甲板,透过厚厚的防爆靴蔓延至全身。

  这是记者第一次见识水雷爆炸的威力,也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危险距离自己如此之近。

  猎雷成功!

  此刻,陈琳面不改色,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  “因为,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恐怖。”水武业务长李铭告诉记者,克服了一个又一个以前不敢闯的“禁区”后,就没什么好怕的了。

  经历过大风浪的人,性格往往会变得沉稳。其实,水兵们并非从一开始就这样平静勇敢。

  大学生士兵王浩岩是舰上年龄最小的兵。作为家里的老幺,他从小在父母和姐姐的照顾关爱中长大。参军前,他甚至连鞭炮都不太敢放。